木西耀。

【嘉瑞】Night 01

纯属瞎鸡巴乱写,Bgm幽灵屋的上吊少女
*快写成灵异事件了,Ooc注意...

嘉德罗斯还是像以前一样想要伸手去抓格瑞的胳膊,这次他触摸到了格瑞的体温,格瑞回过了头。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第一次没有回应他,只是笑了笑。扯着嘴角,笑得很难看。

————————————
01.
嘉德罗斯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带着很清楚的记忆。

他知道自己已经替代这幢洋房原本的主人,成为了口口相传的灵异传说——那个「上吊少女」。
他也生气了很久,甩着神通棍见什么毁什么,但是今晚的狼籍只是在一夜之后就会恢复原状。好像他的所有作为,全部都是徒劳无功。他咬着牙,一次又一次的挣扎。

经过了往复循环的失败,他发现只有自己身上的伤才能见证自己曾进行过的肆虐,这房间依然完好无损。他也不傻,当然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他开始强迫自己习惯这里的生活。

夏日祭的热闹也散播开了原本只在神社周边星点区域作为茶余饭后的话题,传言流散开来。

一传十十传百,愈演愈烈。从最开始的幽灵,演变到“进者必死,未见生还”。有几个小孩儿夜间试胆大会穿过隧道,其中一个注意到了这里,便问起有关的传言,另一个小孩儿脸色当时就变了,看着这里腿打着哆嗦脚步踉跄,拖着同伴加快了脚下速度,一边讲述着他听到的故事。

“什么进去了就不会再出来啊,根本没人来过好吗。”
嘉德罗斯转着手里的钢笔,靠在窗边看着几个远去的小孩儿背影,小声地嘟囔着。

————————————
02.
格瑞推开那扇门,屋里依然没有人。

从今年入夏开始,他就不止一次做着一个梦。
梦里有一个模糊的影子,每次这影子即将虚化的时候,格瑞总感觉自己在努力的伸长胳膊,但是无论如何都抓不到这个人,睁开眼就会感觉胸口发闷。
然后不断惊醒,每次都会像是被什么人指引着一般,冲进这间在二层最角落的房间,看着房中布置的像是还有人居住一样的室内场景,怔愣半秒,然后自嘲的笑笑,再转身出来。

今天,似乎有些不同。

原本打算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准备带上门的手僵在了门把上,另只手在半空抓握,准备幻出烈斩。
绿光亮了一会儿,手中长刀形态已经基本化成,刚刚进入备战状态的格瑞听见这个声音,很明显把手里的刀柄捏紧了点,回过头,身后屋子里依然空荡荡的。

“幻觉吗。”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心里还是默默记下了这间屋子,决定对这里提高些警惕。

格瑞从没见过传言中的幽灵少女,他只见过需要自己收拾的烂摊子,从某天开始,几乎每天都有需要自己整理的东西。

夏日祭一天一天走近,各种各样的活动也随之而来。伴随着的就是人们愈发膨胀的好奇心。人类的好奇心总是能够战胜恐惧的。
所以从那一天开始,不断有人前来“拜访”这座散发着恐怖气氛的古老建筑。

他们也深知代价如何,进来的人总会念叨着“我就说了,不存在的吧?”然后打着手电缓慢的走进洋馆深处的黑暗里。

知道他们意识到周身气氛不对的时候,已经无路可逃了。格瑞每天听到的声音就是,无非就是“救命啊”“不是传说,天哪”这样的呼救和不断有人从楼梯上滚落下来的声音和手电筒落地时候的声响。

格瑞叹了口气,走出门去收拾每天必定出现的场景,就在他把今天的情况当做旧时处理似的的时候,突然发现今天的位置和平时不太一样。

死者头边的地上有一颗五角星。

非常明显的,新鲜血液涂鸦而成。边角很圆,像是被刻意修过一样。可以想象得到那孩子在涂鸦的时候嘴角还挂着笑,如果不是因为它是血涂的,格瑞甚至觉得,它和小孩子的沙滩涂鸦一样可爱。

——这是什么诡异的恶趣味啊。

格瑞这样想着,不由自主的就把手按在了上面。
恍惚间眼前闪过一个金黄色的背影,手里捏着一个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武器。

评论

热度(9)